您的位置:創新中國網 > 新聞

華為為什么有為?每28.5秒產出一臺手機的生產線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7日 13:51 來源:中新網 編輯:柳暮雪
導讀:華為為什么有為?“我們自己在編的1.5萬多位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和專家是把金錢變成知識,我們還有6萬多位應用型人才是開發產品,把知識變成金錢。”17日,身著藍色休閑西裝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與國內媒體座談時,這樣描述公司的基礎研究和自主開發。此前...

華為為什么有為?

“我們自己在編的1.5萬多位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和專家是把金錢變成知識,我們還有6萬多位應用型人才是開發產品,把知識變成金錢。”17日,身著藍色休閑西裝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與國內媒體座談時,這樣描述公司的基礎研究和自主開發。此前一直被外界認為“低調”的華為到底有哪些“黑科技”?16日、17日兩天內,環環(ID:huanqiu-com)在華為手機生產車間見識了華為高端手機是“怎樣煉成的”,而先進熱技術、高級結構材料等此前很少曝光的實驗室則讓人明白,為什么在5G技術上華為可以領跑世界。

華為南方工廠手機生產線

每28.5秒產出一臺手機的生產線

你手中的華為手機出生地什么樣?16日,環環來到位于東莞松山湖高新技術開發園區的華為南方工廠手機生產線。華為南方工廠占地1.4平方公里,是華為公司制造交付服務的大平臺。這里也是Mate系列、P系列等高端手機的“籍貫”地之一。

環環了解到,生產手機流程包括表面貼裝(SMT)、單板功能測試(FT)、組裝(Assembly)、整機測試、包裝等環節。由于生產過程要求極高的精密度,在參觀前,必須換上防塵、防靜電的工作服和鞋帽。從入口向前望去,整個手機裝配車間可以用“明晃晃”來形容,另一個直觀感覺就是,工作人員很少!“最早的時候,一條生產線需要86個工人,現在由于持續改進,在120米的生產線上僅需要17人。”華為接待專家對環環表示。

在生產線入口處對面的貨架上,整齊碼放著像電影膠片一樣的盤狀物,這些就是生產手機的物料。PCB進入生產線時會先鐳雕一個二維碼,這樣,它就擁有了一個“身份證”,在流經整個生產線直至變成一部手機的過程中,每個零部件都會被掃描條碼,“每臺手機所使用的物料是哪家上游廠商提供的,都可被追溯。”華為接待專家說,“通過這樣嚴謹的流程及嚴格的測試,才能將手機的品質管控提升到高標準。”

環環注意到,除了單板印刷、點膠機、機械手臂等少數設備,華為的生產線大部分設備已采用自主品牌。

28.5秒,這是華為手機生產線末端產出一部封裝完好的手機所需的時間。這樣的生產線在南方工廠有30多條,每月的手機生產量200萬臺左右。在生產車間的墻壁上,最醒目的不是口號標語,而是對生產流程進行創新改善的員工表彰榜,這一細節能看出華為對持續改善的重視。那么,工人們會不會擔心自己對生產流程細節的改進把自己的飯碗“改掉”,而對改善失去動力呢?華為認為這種擔心是多余的:“如果生產環節通過改善節省出來的工人會投入到擴大生產規模上來,他們會擁有新的崗位。不僅如此,如果員工因改善而提高了生產線的效率,還會得到豐厚的獎勵,曾有員工因為持續改善而連升兩級。”

5G設備模塊在下水道水里泡四年

仍光潔如新

當向導第一次跟環環說要參觀“白宮”時,環環并未反應過來,在華為,“白宮”特指一棟位于深圳坂田基地的白色歐式建筑,這里是很多華為尖端實驗室的所在地,很多人干脆以編號“E1”稱呼它。跟手機生產線一樣,由于涉及科研機密,任何攝影攝像工具都不準帶入“白宮”。走入“白宮”,你會發現這里更像一處商場,便利店、咖啡廳在明亮的中央通道兩側,沖淡了印象中實驗室的嚴肅氣氛。

“玩手機游戲為什么會卡頓?”在先進熱技術實驗室里,華為實驗室專家這樣問環環,“因為芯片運行時會發熱,如果散熱不好,保護機制就會把運算頻率降下來,導致卡頓。”這也許是最容易讓記者們理解散熱重要性的方式,而擁有100多名研究人員的熱技術實驗室正是專注于網絡產品、企業、云、IT、消費者等ICT業務領域的先進熱工程技術的研究與應用的地方。

其實,散熱并不是一件看上去那么容易的事,手機如此,對5G天線來說更是如此。“以5G天線來說,散熱意味著要擴大表面積,而擴大表面積就要增加重量,把很重的天線安裝到高塔上將是一件很費事且不安全的工作。”實驗室專家帶記者看一塊5G Massive MIMO 64T64R(64發64收)基站樣本,正是華為獨特的散熱技術,讓5G天線變得輕薄,甚至只有不到一扇小窗大小。

在高級結構材料實驗室的入口處,一臺魚缸被分成兩個裝著液體的部分,另一名實驗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些液體來自于歐洲的下水管道,并添加了更多雜質來增加腐蝕性。液體里泡著兩臺5G設備模塊,一臺是采用業界通用合金及涂層的模塊,另一臺則用了華為專利的合金及防腐技術。對比很明顯:前者已是銹跡斑斑、千瘡百孔,后者卻光潔如新。“它們已經在水里泡了4年多了!”

據工作人員介紹,在歐洲,一些通訊設備模塊只被允許安放在下水道里,所以,耐腐蝕性對設備來說極其重要。他還指出擁有華為防腐技術模塊上的一處磕碰痕跡說:“這是我們用錘子砸的,畢竟在安裝過程中,磕碰是難免的,即使外表涂層破損了,里邊也不會被腐蝕。一位歐洲合作伙伴看到我們的產品,連夸我們研發做事‘太嚴謹了,太能為客戶著想了’!”

“以客戶為中心”是《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一書的第一章,書中這樣寫道,“當今時代流行‘拜資本教’‘拜技術教’,華為則信奉‘拜上帝教’,這個‘上帝’既非耶穌,又非釋迦摩尼,而是客戶,全球700多家電信企業及全球60億以上人口的消費者。”在北方冬季不會結冰的天線外殼、被雨水不斷沖刷而畫面依然清晰的攝像頭……一個個打著華為烙印的設備產品,已將全球各國實際生活中的“痛點”都考慮透徹。環環在華為實驗室采訪時有種強烈的感覺,這個看似最“遠離”客戶的部門,“以客戶為中心”的信條仍存在于每一寸空間。

在“歐洲小鎮”感受“知本主義”

“你有沒有發現?這些華為科學家談到自己的工作都很自豪。”走訪過程中,一名同行問環環,確實如此,這些專家在講解時語速都很快,盡力讓自己吐字清楚,生怕在有限的參觀時間里沒法讓記者們聽懂自己所研究的技術,似乎自己不是科研人員而是一名推銷員。

華為員工的歸屬感和榮譽感并不只源于對“黑科技”的酷愛,當我們把視線從晦澀深奧的技術上移開,關注他們的工作環境,也許能找到新的答案。溪流背坡村,這樣一個擁有濃郁中國田園風的名字其實是最“全球化”的地方,因為這塊作為華為東莞松山湖新辦公基地的1900畝區域內散落著歐洲12個城市的經典建筑,因此也被稱為“歐洲小鎮”。紅色的小火車緩緩停在“格拉納達”車站,天色漸暗,歐式建筑里的華為員工陸陸續續走出來去吃晚餐,再過不久,建筑前的空場地上將擺出放滿水果、牛奶的攤位,由員工領取夜宵,目所能及的不遠處,就是他們的員工宿舍,工作和生活,在這里界限似乎并不太明顯。

與市面上各色分析華為成功之道的書籍不同,17日的圓桌會上,任正非以自己特有的“接地氣”風格來談華為的成功與人才的關系:“華為有什么?一無所有!華為既沒有背景,也沒有資源,除了人的腦袋之外,一無所有。我們就是把一批中國人和一些外國人的腦袋集合起來,達到了今天的成就。”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