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創新中國網 > 經濟

長城影視200萬貸款利息逾期凸顯資金緊張半年兩任董秘辭職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7日 16:52 來源:東方財富 編輯:安遠
導讀:被稱為“影視借殼第一股”的長城影視(002071.SZ),一直未擺脫資金鏈危機,近期又因借款糾紛頻坐被告席、董秘履新不足百日辭職等事件再次引起市場對其的高度關注。6月10日,長城影視發布關于部分貸款利息到期未清償的公告,據統計,截至6月6日...

被稱為“影視借殼第一股”的長城影視(002071.SZ),一直未擺脫資金鏈危機,近期又因借款糾紛頻坐被告席、董秘履新不足百日辭職等事件再次引起市場對其的高度關注。

6月10日,長城影視發布關于部分貸款利息到期未清償的公告,據統計,截至6月6日,長城影視到期未償還利息金額約為135.98萬元,兩筆未償還利息共計約200.78萬元。

同日,公告還顯示,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符諳已遞交辭職報告。值得注意的是,這已是今年以來長城影視第二位辭職的董事會秘書。

事實上,頻頻收購、耗費巨大精力借殼上市的長城影視“后遺癥”不斷。

2018年,長城影視實現營業收入14.47億元,同比增長16.1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4.14億元,同比下降344.04%。此外,除了業績虧損,長城影視還面臨違規擔保、重大訴訟、債務逾期等諸多問題。

6月12日,記者就長城影視與債權方的溝通情況以及業績狀況等問題向公司發送了采訪提綱,但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復。

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說道,“長城影視的業績大幅下滑,與影視行業整體的增速放緩有密切的聯系,面臨著債務危機、訴訟危機、經營危機的長城影視,未來若不能夠妥善處理,可能將會把公司帶入死亡深淵。”

200萬貸款利息到期未償清

6月10日,因一則《關于部分貸款利息到期未清償的公告》,長城影視再一次站在了聚光燈下。

公告顯示,2018年9月19日,華夏銀行西湖支行向長城影視提供貸款5000萬元,貸款期限為一年。截至6月6日,長城影視到期未償還利息金額約為64.8萬元。;2016年10月,交銀國際信托有限公司與長城影視簽訂了1億元的長期資金借款合同,借款期限為2016年10月28日至2019年10月28日。截至6月6日,長城影視到期未償還利息金額約為135.98萬元。兩筆未償還利息共計約200.78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6月4日的公告中,長城影視還對外披露了公司分別與華夏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西湖支行、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天津華榮股權投資基金管理合伙企業(普通合伙)之間的訴訟事項。

長江商記者了解到,目前后三者均提起訴訟或申請仲裁,請求法院或仲裁委員會判令或裁決長城影視及其子公司等方面,歸還借款、貸款、股權轉讓款等相關款項共計超1.5億元。一個月內,長城影視已相繼發布三封《關于訴訟事項的公告》。

多個因借款、貸款產生的訴訟事項,實際也反映出長城影視當下正處于資金狀況緊張的狀態。

據公告,截至4月末,長城影視披露了16筆新增到期未清償債務,共計1.73億元,占其最近一期(2018年12月31日)經審計凈資產的72.39%。

3個月前的3月8日,長城影視也曾披露部分債務逾期,逾期金額分別為45.26萬元、600萬元、1400萬元、8000萬元,債務類型分別為長期貸款、并購貸款、流動性貸款。其控股子公司淄博新齊長城影視城有限公司也披露債務逾期金額1578.86萬元。同期,長城影視部分銀行賬戶和持有的諸暨影視城100%股權也宣布被凍結。

截至去年底,長城影視貨幣資金余額為7038.31萬元,流動負債為20.84億元,高于流動資產8.75億元。

影視業務疲乏一季度凈利降40.6%

6月10日,長城影視公告稱,董事會秘書符諳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等職務,暫由公司董事長趙銳均代為履職。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28日,符諳接力公司前董秘張珂,任職長城影視新一任董秘,任期至2020年4月12日。但符諳在長城影視董秘的崗位干了不足百天,就選擇了辭職。而公司前董秘張珂2017年4月上任,但于2019年2月22日遞交辭職。

前后兩任董秘都是任期不到就辭職,讓人不禁聯想到是否與長城影視目前的資金危機與業績狀況相關。

作為“影視借殼第一股”,長城影視曾經也頂著股民們萬千期待的目光,在2013年借殼上市,成為繼華誼兄弟和華策影視之后的第三家影視上市公司。

同時,長城影視也是一家典型依靠資本運作擴張業務的影視公司,不完全統計,其曾創下4年累計耗資近30億元參與并購18家公司的“輝煌”。

但是,瘋狂擴張也帶來一些后遺癥。2018年,長城影視實現營業收入14.47億元,同比增長16.17%;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4.1億元,同比下降344.04%。業績巨虧的原因是資產減值損失高達5.24億元,其中商譽減值3.77億元,壞賬1.47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其實2018年長城影視的巨虧還與影視業務的下降有關,財報顯示,2018年,長城影視影視業務實現營業收入6134.91萬元,同比下降了69.8%。

事實上,長城影視的影視業務自2016年就開始顯露“頹勢”。2016年公司影視行業營收為3.74億元,同比下降5.49%,2017年影視業務收入為2.03億元,同比下降了45.64%。

此前,長城影視曾靠收購首映時代來實現影視行業業務增長的“驅動”。2016年,長城影視擬以13.56億元收購首映時代,增值率高達3168.99%。交易案被否后,新的交易方案為10.6億元收購首映時代87.5%股權,首映時代估值為12.1億元。

雖然首映時代的估值下降。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過會”,2018年9月,長城影視最終不得不放棄收購,其影視業務的業績也一直萎靡不整。

目前,長城影視的業績下滑并未停止,2019年一季報顯示,公司一季度營業收入為8393萬元,同比下滑63.95%,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094萬元,同比下滑40.60%。

為了解決迫在眉睫的債務危機與業績難題,長城影視控股股東長城集團、實控制趙銳勇使出了渾身解數。

不過目前,長城影視集團與雙方尚未達成相關細化方案并簽訂最終協議。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