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創新中國網 > 互聯

互聯網基因加快入局紀錄片成影視新藍海

發布時間:2018年06月25日 06:22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牧曉
導讀:葛怡婷[過去兩年,互聯網的加入,加速了中國紀錄片行業的市場化和產業升級。從電視臺到新媒體,持續發力布局紀實內容,中國紀錄片缺乏品牌的局面有了較大改觀]紀錄片在社交網絡的走紅,已從偶然變成常態。第24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紀錄片提名,《藍色星球...

葛怡婷

[過去兩年,互聯網的加入,加速了中國紀錄片行業的市場化和產業升級。從電視臺到新媒體,持續發力布局紀實內容,中國紀錄片缺乏品牌的局面有了較大改觀]

紀錄片在社交網絡的走紅,已從偶然變成常態。

第24屆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紀錄片提名,《藍色星球2》和《生門》兩個高口碑“網紅”,從多個國家和地區報名的項目中突圍,一個用最絢麗的畫面展示海洋深處的渺小與偉大,一個用最平實的鏡頭講述婦產科里的生存與死亡。《生門》由導演陳為軍領銜的中國團隊創作,《藍色星球2》的出品方除了BBC,還有騰訊視頻。紀錄片在中國,已經成為內容生產者、平臺方較勁的領域。

日前,由北京師范大學紀錄片研究中心等機構聯合發布的《中國紀錄片發展研究報告2018》顯示,2017年中國紀錄片生產總投入為39.53億元,年生產總值為60.2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4%和15%,而新媒體機構投資漲幅最高,達到50%。互聯網的加入,加速了中國紀錄片行業的市場化和產業升級,從業者普遍認為,紀實內容在未來將會迎來一個爆發期。

2016至2017年,在視頻用戶增長較為平穩的情況下,騰訊視頻紀錄片頻道年輕用戶增長近四倍,2017年騰訊視頻在紀錄片的投入是過往幾年的總和,去年年底,騰訊視頻成立企鵝影視紀錄片工作室,2018年紀錄片投入資金較去年翻了一番;優酷近幾年投資《侶行》、《搖搖晃晃的人間》等項目獲得成功之后,今年對紀實內容進行全新升級,組織架構也由支系部門升級為“紀實中心”。這意味著資源、資金在內容投入上將產生量級的增長,以及產業價值、文化價值、收費價值方面所蘊含的巨大潛能。

“很長一段時間,人們對紀錄片的理解比較狹義,在國際市場上,紀實內容屬于非虛構題材,這是很寬廣的市場,里面有好多種玩法。現實社會的素材非常豐富,再好的編劇也不如生活本身,生活是故事的容體,它所創造的故事絕對比編劇能夠想象的更豐富、更鮮活。”在上海電視節期間舉辦的紀錄片論壇上,優酷紀實中心總監李炳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表示。

今天的中國紀錄片行業的從業者,正在尋找最時髦的玩法。

“B站改變了我對紀錄片悲觀的心情”

今年上海電視節紀錄片論壇的關鍵詞是“年輕”——年輕觀眾正在成為紀錄片的觀看者、分享著、參與者和推動者。聊到年輕人,在場的幾位紀錄片從業者不約而同地提到B站。

這個集聚了90后、00后的平臺,已經成了紀錄片愛好者的領地。在B站,排名靠前的幾部紀錄片點擊量均在百萬以上,打開彈幕,觀眾留言幾乎填滿屏幕。“B站改變了我對紀錄片悲觀的心情。”在上海廣播電視臺紀實頻道總監干超看來,越來越多的觀眾從重復娛樂、低俗搞笑中解放出來,選擇擁抱這個時代的真情實感,選擇高品質、深刻而真實的內容。

央視紀錄頻道也入駐了B站,成了擁有31萬多粉絲的UP主。對于《我在故宮修文物》在B站的走紅,央視紀錄頻道制片人徐歡認為,節目從央視紀錄頻道轉移到B站等視頻網站之后,傳播渠道變了,受眾從被動接受到主動接收。“B站交互式、彈幕式的互動成了一個社交娛樂的場所,比傳統電視臺的被動形式前進了一步,適合人們的交流和情感的釋放。”

以B站用戶為代表的年輕人,是紀錄片從業者最想要觸達的受眾。“從最新數據看,互聯網平臺上,28歲以下的受眾占比高達70%。”但從傳統媒體出走的新媒體人,有時也會面臨焦慮。騰訊視頻紀錄片運營總監朱樂賢認為,在考慮受眾需求時,也意味著要將紀錄片當成產品:“如何根據紀錄片的特性提煉更多可看的點,推送給更多用戶,怎么實現商業化或者市場化,讓紀錄片有一個正向的循環,至少營收平衡,這可能是我們面臨的新挑戰。”

互聯網基因加分

李炳發現,互聯網的最大特點是用戶主動選擇內容,在這樣的情況下更容易形成圈層文化,比如優酷紀實內容團隊配合網綜《這就是街舞》打造的紀錄片《這就是舞者》。“客觀而言,制作流程和時間上匆忙一些,但沒想到點擊率非常好”。他意識到,只要內容定向準確,主打的圈層明確,符合年輕人的審美和欣賞習慣,就一定會出現爆款。朱樂賢則認為,基于未來綜藝與紀實的融合,紀實與電視劇的協同作戰將會越來越普遍。

同時,當更多年輕觀眾主動接近紀錄片,也促使這個產業涌現更多年輕從業者。韓蕓是紀錄片《本草中華》的總制片人,她領銜的是一支由85后組成的隊伍。年輕團隊的好處是有好奇心和探索精神,對于中醫藥這類與當代年輕人生活相對遙遠的話題,他們選擇從武俠小說里的“黑玉斷續膏”、讓人腹瀉的巴豆,還有嶗山白花蛇草水這樣的網紅飲料入手,一點點破解年輕觀眾對于中醫藥的興趣點。

云集將來陸續推出了《本草中華》《水果傳》《中國老總》等風格多元的紀錄片內容,韓蕓希望,他們能產出具有互聯網基因的作品,比如即將推出的《水果傳》第二季和騰訊共同出品;《本草中華》、《被點亮的星球》都與優酷展開合作,同時還與B站合作推出紀錄片。她表示:“我們希望項目初始就有互聯網的加入,互聯網的語言和互聯網的方式,讓它帶有互聯網的基因,能夠更受年輕人的喜歡。”

作為市場化的公司,收視率、點擊量等數字都是重要的考量因素。但韓蕓認為,考量一個作品成功的關鍵因素還是品質,“有了品質才有其他,這個節目的獨特性和創作團隊能否和節目一起成長,把節目做成獨一無二才是更重要的。”

長線運營大IP

“我們要做引導公眾需求的先行者,而不是迎合市場的追隨者。”徐歡有這樣一個觀點。她也是今年年初《如果國寶會說話》第一季的總導演,這檔節目的流量和口碑表現都很突出。

從2005年的《故宮》,到2012年的《故宮100》,再到今年《如果國寶會說話》,徐歡一直和古建筑、古老的文化打交道。“一直想在歷史中看到人的生命氣息和生命狀態,看到人的創造力,《故宮》里我們追問是誰創造了歷史,《故宮100》是講如何讓人了解建造故宮的人和在這兒生活的人。《如果國寶會說話》是讓年輕人理解古人的創造力,文物就是我們文明的創造物,國寶本身不會說話,是需要靠我們解讀和理解的。”

從模仿短信提醒的片頭:“你有一條來自國寶的留言,請注意查收。”到各式各樣的宣傳海報,這支紀錄片團隊也在努力找尋易于當代觀眾接受的傳播方式。“在我們想走近年輕人的時候,想得更多的不是去說教、教化,而是連接到歷史的情境中,激發年輕人的好奇心,激發他們對未知世界的探索。”

2012年的《故宮100》每集六分鐘,《如果國寶會說話》每集五分鐘,內容精巧,適合移動端觀看。徐歡介紹,央視紀錄頻道開通了一個短視頻平臺,每天一集,一年360集,大家可以踴躍投稿,頻道也會投入一定的資金。“在碎片化的時代,能夠讓你的生活不碎片,填補一些可看的空間。”

上周這場匯集了紀錄片平臺負責人、內容生產者的對談,氛圍輕松。臺上的幾個人,手里都握著已經制作完成或正在籌備中的“第二季”、“第三季”項目,中國紀錄片缺乏品牌的局面有了較大改觀。

朱樂賢透露,《紀實72小時》、《風味人間》是騰訊視頻下半年比較重要的IP,圍繞《風味人間》的IP,還有《風味實驗室》、《風味原產地》等一系列產品,騰訊視頻方面會針對風味系列做長線運營,在不同的內容層次展開商業規劃。央視方面則正在考慮繼續打造“故宮”品牌,徐歡透露,今年會拍《我在故宮修文物——文物醫院》第二季、講述古建筑修復的《我在故宮修故宮》等。

而即將于7月上線的《如果國寶會說話》第二季,團隊學習BBC的創作理念,徐歡稱之為“性冷淡講法”,純講科學知識,不講詩意和哲思:“根據每個文物特性,量身定做語態。我們要借助很多的新技術呈現它,包括三維掃描、多光譜的技術,以及激光的掃描技術,想讓大家從不同的角度體會國寶。”

徐歡相信,傳統媒體和新媒體、融媒體都是做內容的。“我相信好的質量和追求的價值其實是最好的商業企劃書。”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